揪咔酱头发

画了一个小赞的小飞侠的现世生活向
在现实生活中你们肯定也是又温柔又强大的
以后也要互相保护

阿天好甜啊呜呜呜 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人

遇见你,就像夏日的风,炽热又温柔

日常夸天老师的彩虹屁

世界上怎么会有天老师这么可爱的人啊

天老师是可爱多本甜吗

今天也是为天老师的可爱而流泪的一天

关于坐大雕之后掉下来的打戏(短评)

关于坐大雕掉下来之后的打戏


长庚从小到大对顾昀的感情,是因为乌尔骨病态的占有欲,也是因为顾昀是在少年困顿中拉了他一把的人,顾昀是他得不到的光,也是他一生都要守护的人间喜乐。这种爱和占有欲是刻进了骨子里的情感


乌尔骨让他变得多疑猜忌,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,于是在外把自己的情感小心翼翼的收敛起来,只在顾昀面前释放出来。


同时长庚也很自卑,这是他自己知道的很清楚的东西,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,所以在别人面前都表现出一副风轻云淡温文尔雅的样子,而在顾昀面前却恨不得把所有不好的都展现出来,让顾昀知道他是多么阴险丑陋的人之后,看看他还会不会喜欢自己。


故意说出胡格尔对自己怎么怎么样,说自己不是天子的后人只是野种,说自己怎么玩弄权术,如此不堪,他就是想让顾昀安慰他,说一些含糊其辞的话,逃避这些事。


但是顾昀没有。顾昀想让长庚明白,他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天子血脉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很多人会争先恐后的来对他谄媚奉承,把他捧在手心里还唯恐摔着碰着,不用总作践自己,把自己的姿态放的那么低。


顾昀气吗?顾昀当然气了,于是才有了边用玉笛打长庚的手心边骂的情节,类似于家长对自己家的孩子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情。顾昀虽然话很凶,但是却点破了长庚,用最温柔的方式把他从泥泞中拉了起来。


骂完之后还装作不经意的让长庚记得上药,这样的顾昀,温柔又坚定,如何让人不爱。所以才有那句经典的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义父,我想要你”